“等过完国庆,我们还是分手”,男友发来一条微博,女生哭成泪人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云城和曼琳在一起两年,原本打算今年年底结婚,可是最近云城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曼琳。在一起的这两年,云城的积蓄变得越来越少,曼琳总是以各种借口跟云城拿钱花,云城是个“宠妻狂魔”,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曼琳。他觉得只要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他都可以接受。

原本云城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必要把彼此分得那么清楚,所以在钱的事情上从来都没有计较过。不管是房租还是两个人的生活费,都是由云城出钱。虽然他有的时候会觉得有点疑惑,曼琳有自己的事业,工资虽然只是云城的二分之一,但是也不算太低,而且她每个月都和自己拿一定的生活费,但是她却好像过得并不宽裕。他以为这是因为曼琳比较小气,把自己的工资都存了起来,省得被分手的时候一无所有,也就没有计较。

可是上个月的一件事颠覆了云城对曼琳的认知。上个月恰逢暑假,曼琳说自己在读大一的弟弟要过来玩一段时间,想把客房腾出来给弟弟住。小舅舅暑假要来玩几天,云城当然是很欢迎,还特地问曼琳小舅子过来自己要给他准备什么礼物。曼琳支支吾吾的说:“他的手机坏了,一直想买个苹果7。”云城手插在裤袋里,拽着自己的华为7默默汗颜,心想:这个小舅子小小年纪,还真会享受。

但是云城想,小舅子难得来一次,给他买个太寒酸的礼物也不合适,于是便大手一挥给他买了苹果7,小舅子当然是爱不释手。但是曼琳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仿佛觉得挺理所当然的,云城觉得心里有点受伤。小舅子来了之后,云城每天都要给他一百块生活费,而且曼琳似乎非常宠自己的弟弟,每一天下班回来都会买很多食材,给他做大餐,每餐食材费不少于一百。一个星期之后小舅子还没有要走的迹象,云城开始觉得有点肉疼了,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后来又过了一个星期,小舅子还是不打算走,而且每天也不去景点逛,只是呆在家里玩游戏,云城开始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了,敢情这小舅子是来自己家混吃混喝的,于是跟曼琳提了一嘴:“他什么时候回去?”曼琳很惊讶:“为什么要回去?他说暑假都打算呆在这里,老家太热了,又没有空调,网络也不好。”

云城听见曼琳这么说,心里更加惊讶,这是他们的小家,小舅子毕竟是个外人,而且又不是自带生活费,花的都是未来姐夫的钱,似乎不太合适吧?而且大一的小伙子也不小了,暑假没事干去打打零工也是可以的吧?云城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毕竟暑假放假近两个月的时间,还不得把自己给吃穷了。于是便自作主张给小舅子找了份兼职,每天工作六个小时,一天能赚近一百块,这份兼职的待遇对于学生来说是非常不错的,云城拜托了好几个朋友才找到的。

跟小舅子说的时候,小舅子是一万个不愿意去,但是云城却一改之前的态度,显得非常强势:“必须得去,不然就回老家。”小舅子迫于无奈只能选择去做兼职,但是背地里却跟曼琳抱怨,曼琳为了此事跟云城吵了几次,后来还冷战了几天。

小舅子上了五天的班,终于还是回来了,一方面是小舅子的工作态度不佳,云城好友的好友意见很大,表示“请不起这尊大佛”,另一方面,也是小舅子不愿意吃苦,根本就不想好好工作,经常在工作岗位上玩手机,有的时候店里忙,他还会跑到角落里“玩失踪”。

云城实在是受够了,按理说小舅子来了这么久,吃吃家常小菜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曼琳非要买小龙虾、大阐蟹什么的,说是他弟弟爱吃。小舅子来了这么些天,已经花了自己大半个月的工资了。曼琳再一次问自己要生活费的时候,云城心里火气正盛,说:“你用自己的钱吧,我没有了。”“我哪来的钱?每个月一半的工资都给他当生活费了,还要寄给我妈。”

云城听到这样的话,简直觉得被刷新了三观,敢情在一起这么久,她一直都拿自己当“提款机”?要是结了婚那还了得,云城觉得自己实在在这个家里待不下去了,便借口出差,去好友的空房子借宿。

冷静了三天,云城终于下定决心给女友发了一条微博:“等过完国庆,我们还是分手吧”,曼琳哭成了泪人,不断地问云城为什么,只有云城心里知道,曼琳的眼泪中,绝大部分都不是为了失去自己而流的,也许连一滴都没有。分手已成定局,云城心中无限凄凉:养活不起你们一家,我只好放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