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身亡涉事足疗店已停业 附近系足疗保健一条街 新闻频道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标题:新京报记者现场探访:“ 雷洋 事件”涉事足疗店已停业

5月7日晚,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雷洋离家后离奇身亡,昨日(5月9日)晚间,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在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因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

5月10日中午,重案组37号探员发现涉事足疗店已经停业,多位目击者向探员讲述事发当夜一名男青年从足疗店跑入附近小区被便衣警察控制的经过。截至发稿,警察仍在位于昌平区龙锦三街靠东路北的涉事足疗店内取证。

涉事无牌足疗店,雷洋在这里被带走。新京报记者林斐然摄

5月9日晚,昌平警方对雷洋死亡一事的通报。微博截图

家属称正在准备申请尸检

5月10日上午,雷洋妻子接受重案组37号探员专访时称,5月7日事发当日,雷洋白天一直在家中,晚上才出门前往机场接亲戚,此后失联。这名亲戚在23时30分左右于首都机场落地,发现无法与雷洋取得联系。雷洋妻子说:“雷洋出门的时间大概在晚上8点半到9点之间,我爸催他出门他还在玩手机。”

“我们没有报警,但是一直都在打他电话。”雷洋妻子称,他们不断拨打其手机,直到8日凌晨1时左右,东小口派出所一工作人员才接听电话,并告知家属,要求前往派出所。此后,家属在派出所获知雷洋身亡,“警察开车送我们回来路上,才说是执法时遭遇雷洋反抗。”

她说,警方称是接到举报后,有便衣前往涉事足浴店蹲点发现雷洋走出,“抓他的时候他情绪激动,”此后被带走途中,雷洋还突然跳车,“警方说雷洋本人承认嫖娼。”

她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二人系高中同学,相识十余年,结婚三年,出事当夜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突然遭遇此事让她感到“无力”。目前,警方一直未就家属方面提出的多项质疑做出回应,现他们已经聘请律师,并准备申请尸检认定具体死因。

附近居民目击便衣警察控制一名男青年

5月10日上午,多位目击者向重案组37号探员确认,5月7日21时许,龙锦三街路靠东路北一足疗店被警车和警察包围,“动静挺大的,来了十来个警察,两辆警车,看到好像有人被带走了。”

探员在涉事足疗店看到,该店店门外部未悬挂任何牌照,玻璃门上印有“保健、养生”的红色字样。

从玻璃门外往里看,可以看到墙上一红色广告牌上印有“服务项目”和“收费标准”,其中有“精油开背”“肾部保健”字样。屋内一片混乱,依稀可见沙发和桌子上堆满了杂物,通过室内一条走廊还能抵达内部的小屋子。

附近一商铺工作人员称,涉事的足浴店事发当夜被警方包围,“当时听到声音很大,开始是室内的声音,后来发现龙锦苑小区里出现了喊叫声。”

重案组37号探员实地探访发现,龙锦三街东侧路北的商铺均有两道门,一扇面向马路,一扇通往龙锦苑东五区小区内,目击者指认,事发时有一男青年曾在小区内与便衣警察发生争执。

“那个小青年身高1米7左右,一直在喊救命,三个便衣把他反手扣在地下,脸好像都破了。”家住龙锦苑东五区一老太太回忆,事发时间大约在21时20分,一青年人在小区南门西侧一垃圾桶附近被三名未身穿制服的男子控制,后者试图把他押上一辆黑色车辆,“他一直在喊救命,对居民喊这几个男人不是警察,‘你们要保住我,快拽住我脚,别让他们把我装上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