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永亮:北师大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5月17日)"+pindao+"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肖永亮:苹果单板机很原始的,过了两年才出现了IBM。但是这个时候就是我对计算机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所以就是跟着计算机的技术就同步的发展。所以有很多可能后来来学计算的人,会突然插进去会觉得很困难,但是对于我来说,因为从最原始的这个程序、编码和它的操作一直学上来,所以我就觉得很自如也很轻松。

  主持人:可是我知道那时候学了计算机很好找工作,你后来没从事相关的工作吗?

  肖永亮:是,学计算机,当我学到博士毕业的时候,的确是很好找工作,跟您所说的。就是我这个专业在美国排位,news week,上面写的,新闻周刊,说是全美十个最好找工作中的之一,我因为当时学的时候不知道?

  主持人:又赶上了。

  (笑)

  肖永亮:学出来就赶上了,赶上,真是很好,然后这个时候,同时也因为这个计算机的普遍的 应用和它的技术的成熟,它应用在了很广泛的领域,包括生物、生命科学当然理科就不用说了,然后这个时候恰好是除了这个国防方面需要这个计算机技术员,技术要求最前沿的就是这个娱乐圈,当时美国的娱乐圈是不惜代价的,他觉得我们要找到合适的人的话,一定是在这个方面技术要有成就有理论而且要很熟练,要用过。

肖永亮

  主持人:那您等于是博士后期间在那,在动画公司去实习,去工作?

  肖永亮:对,我做完两个博士后,其实是三个,我最开始?

  主持人:那就6年之后大概?

  肖永亮:然后就被猎头公司反正想尽了很多办法,把我挖去。(笑)挖去以后,反正我做的事情也是计算机的应用,图形图象应用,说更专业一点就说计算机图形图象这个技术在这些方面领域里面的应用。

  主持人:那您在做计算机的过程中我知道是您中间有一个短暂的回国的经历?

  肖永亮:对,那个时候是在95年的时候,95年也是因为中国现在,中国当时也开始关注到美国的信息高速公路,那么就要建国家的骨干网,互联网。那当时因为 我们在美国就是说,从事这个计算机领域里面的我们还在做一件也是我们业余的,额外的事情,就是说在这种互联网和网络技术,互联网技术都是在英文的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我们怎么想传播中文这样的一个平台,这样的传播中文的这种文化吧,所以说你要开始想这个计算机的汉字,打字还有系统,我们做了这个。所以有几个人,当时就是说我们就是,其实都是在网上就是有这么一群人来开发中文系统,包括田溯宁、丁健等等这些。那我们正好国家有这个项目,就是要建国家骨干网,那么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当时田溯宁成立了一个公司叫(亚新)公司,那么回来就把国家的骨干网就是给它用了大概6个月的时间吧,国家骨干网就基本上建完了,就使得中国很快的就跨入到互联网的时代。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刚才您提到的田溯宁还有丁健,那现在都是互联网里面在中国大家都是家喻户晓的老大,那当时为什么您做完这个项目之后又回去了,没有留在国内直接接着做这个互联网?

  肖永亮:对,当时我们几个人也是,他们当时也是拼命的劝留我,就把我劝留下来。我当时是想,即使我们觉得很有成就感觉的中国互联网的骨干网的完成,我觉得在技术层面上来说我们还是很初步的技术,而我在美国将要去的这个工作,因为我了解到就是马上当时的叫做多媒体的宽带网,这在中国想都不敢想的 ,那么那个时候进入了生试验和实用阶段了。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不放弃这个机会,再去掌握更多一些技术,可能,可能会,后来会更有用,我就说你们几个哥们先,先在这儿顶着。

  (笑)

  主持人:你们先探探路,等你们把路探好我再回来。

  肖永亮:我说我回去再弄点别的高招来。

  主持人:你们在这儿学着,你们在那边学。那可是我们看到的是,像丁健、田溯宁他们现在无论从物质上面还是从名誉荣誉上面可能都获得了很多,那您呢?会不会有这种比较?

  肖永亮:那倒不是,就说对于知名不知名这个问题其实是主要是看你个人,每个人自己对待成就感和你的生命的价值观,我以前可能对金钱的考虑欲望不是那么高,是因为我觉得我一个人其实用不了多少钱,钱多了也是个数字,其实我在美国的工作各方面条件所有的美国梦都实现了,就是所谓的房子、车子这些,工资拿很高的工资,这都是,有的时候甚至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笑)所以不是这方面追求。我觉得关键问题我想回来倒不是说我就一定回来能要再做一个奥斯卡什么,这个东西,因为有很多人生的顶峰,它不可能有很多个,但是我就想,我就希望起码我回来,回到中国能够看到或者是能够 培养一些人将来他们能有这方面的成就,能够?

  (掌声)

  所以我比较注重扎扎实实的教一些学生,他们能够他们有比较宏伟的目标,起码来说有一些先进的理念而且给他们一些自信,就是他们的自信就说他能看到老师原来先做什么,而且他们自己也能学到很多,能实现梦想的一些个方法、技术,那么他们走出去一定都是很自信,而且我的学生我也为他们骄傲,的确是很不错。

  (掌声)

  主持人:肖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得一次奥斯卡就够了,接下来把得奥卡斯的机会更多的留给我们中国其他的年轻人,但是我想问问两位观察员老师,你们觉得肖老师当初95年的时候,互联网在中国完全是全新的,我们也看到了丁健,看到田溯宁今天做出的,在互联网行业做出的成就,你们觉得张老师选择回来又回去到蓝天到美国去继续学习,这样一个决定你们怎么评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