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清华北大高材生奔向深圳中学教师岗位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10:53:27

中小学教育体系中高学历的教师 其实占比很小

  深圳一高中招聘教师20人,结果录取清北毕业生19人,被称“神仙打架”。

  近日,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高级中学发布2020届毕业生拟聘名单,20个录取者均为硕士以上学历,其中有19人毕业自清华、北大,有13人为清北本硕连读。

  清北、高学历,深圳、超级中学,因为吸纳清北高材生,今年深圳几所中学接连引发社会热议。

  繁荣

  奔向深圳超级中学的清北高材生,远不止这19位。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校本次招聘中共收到上百份来自清北硕博的求职者。

  这些高材生中的高材生,有的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了学术论文,有的是学生会主席,还有的参编过高中地理教程开发了《趣味数学》课程……

  南外高级中学并非个例,不久前曾引起轰动的是深圳中学。9月11日,深圳中学官网发布的拟聘用28名应届毕业生中,4人博士剩余24人全为硕士,10人来自北大5人来自清华。

  同样在不久前的10月21日,深圳龙华区教育局发布招聘情况说明,称招聘吸引海内外超3.5万名应届毕业生报考,最终有491人入围,近9成为研究生,还有76名清华北大应届生。

  高学历、名校出身,深圳招聘中学教师近几个月屡屡成热门。对此,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跟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了三点原因。

  第一,它取决于深圳的财力,好的财政让优秀师资成为可能;第二,无论从质量、数量上来说,深圳前两年的基础教育的发展都不太够,在这种情况下,深圳自然要在高起点上提供师资力量以吸引人才;第三,全国范围内对高精尖教师的布局,大致是在发达地区。

  北京是一个典型的参照,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大城市的名校都如此。”

  在2016年人大附中发布的一份拟选聘教师公示中,16位拟选聘人员也都是硕士及以上学历,博士就有9人,毕业院校也都是北清人大等。

  打开北京四中官网,从师资队伍数学组的最新名单里随便拎出两位老师,都是中科院的博士生。

  短缺

  大城市的超级中学不缺高学历教师,但中小学教育体系中高学历的教师占比很小。

  2018年我国中小学专任教师中,研究生学历比例仅为3.10%,与经合组织(OECD)国家初中教师中硕士研究生平均比例为45.5%相比明显偏低,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曾公开表示。

  而培养师资力量的师范类大学,近年来向综合性大学发展成了常态,师范教育呈现弱化倾向。

  师范院校中师范生的占比,近年来一直走低。2016至2018年,除东北师范大学外,陕西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大学等多所师范高校,每年本科毕业总人数中,师范毕业生的占比都在50%以下;部分占比仅有30%左右,甚至更低。

  再看看深圳南外高级中学招聘的20人中,只有一位是从北师大本硕连读的毕业生,其他清一色是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背后还是教师的社会地位、职业地位低,现在师范院校的主要问题并不是数量不足,而是生源太差”,杨东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卢晓东也认为,师资空缺的不是量,“师资呈现一种质的短缺,师范院校培养的人才质量不太够。”

  卢晓东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目前有一个潮流,综合性大学加入到了教师培养的行列。

  2019年,仅江苏省就有3所双一流高校相继成立师范学院。10月,南京大学宣布成立陶行知教师教育学院;9月,苏州大学师范学院揭牌;3月,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成立教师教育学院。

  “创造条件,推动一批有基础的高水平综合大学成立教师教育学院,设立师范专业”,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已明确提出。

  卢晓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以后教师的培养不一定要是师范大学,也有综合性大学这样多渠道的方式去培养,未来需要复合型的教学人才,呼唤教师的培养体系更加灵活化。”

  差距

  大城市的超级中学不缺高学历教师,那么薄弱地区呢?普通学校呢?

  有教育学者敏锐观察到,薄弱学校教师逐渐形成了以“逃离”为特征的现象,与清北等名校毕业生开始扎堆超级中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城市的超级中学借助资金优势,有一流的设备、师资、生源,也就有了高企的重点本科率。目前深圳前几名的学校如深圳中学、深圳外国语学校、深圳实验等,其重本率均超过90%。

  据官微介绍,招聘19名清北高材生的南外高级中学,办学第五年即实现“清华大学零突破”,2018年高考综合实力全深圳市第七、进步率第一。

  这是因为我国保障基础教育教师待遇,还以地方(区县)财政为主,一地的财政实力也就影响当地的教师待遇,进而影响当地的教育发展水平。

  深圳师资繁荣,同省内的其它地区就未必如此。《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指出,“广东省是经济发展最快、财力最雄厚的省份之一,但省内县区之间教育经费差距之大超出人们想象。”

  如何协调资源差距呢?杨东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家的方案是加强省级统筹。”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并对不发达地区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推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

  在卢晓东看来,“一个地区的教师一定要流动起来,去促进整个师资的平衡,教师不要归属于某一个中小学,它应该归属于教育局。”

  教师若不流动,中小学生的爸爸妈妈们都要孩子上超级中学,因为它的师资好。这就造成大家都很着急,带来整个社会普遍的焦虑。

  在教师的流动上,卢晓东反对过度的市场化,它使得优质师资越来越向超级中学集中,“过度市场化是很危险的,我们都会被裹胁其中。”

责任编辑:郭银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