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让孩子认为,只有爸爸才能养家」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受访者供图

我是小城市县级台里的记者,大学毕业的时候就进去了,当时部门也是刚刚成立,我在那里待了有整整 8 年,可以说打出品牌我有一份功劳吧。

后来怀孕了,当时是觉得再不生就得高龄了,算完成任务一样。所以即使是怀孕的时候,一天工作时间也长达 13~14 个小时,怀孕的头 3 个月,我反应特大,一天吐 6 次,边吐边加班。

后来休产假的时候,虽然坐月子还在改稿,但失落感特别重,工作群里的话题自己都接不上,感觉位置被人顶替了。

产假回去后,组里已经面目全非了。 我的担心成真,位置真的被顶替了。 自己一手打下的品牌,别人坐享其成。

感觉被职场辜负了,我女儿现在已经一岁半了,但我现在还没回过劲。 是真的难受。

要说顶替的人能力比我强吧,我还能接受,事实上并不是。她的工作很多都做岔了,还得我来收尾,三番几次得帮她收拾之后,我直接申请了调职。

也算是感谢自己之前的努力,我有底气调走。

我现在的岗位,待遇不变,工作量是我之前三分之一。但说真的,只是工作了。

以前我是个工作狂。把工作当事业来做。现在付不出同样的热情了,你再拼命,以为没了你不行,结果其实谁都能顶替你。

但这一变故,我反倒更能感受孩子的好。

工作不值得我花费那么多心力,孩子才值得。你的任何位置谁都能替代,妈妈的位置谁也替代不了。

其实孩子生出来那两三个月,我没觉得开心,她和我的互动不多,我搞不清楚她要啥,我一个人在家带她,我觉得烦、觉得抑郁。慢慢地有了互动,她会黏你,才觉得开心了。

孩子会让你觉得,你是很重要的,任何人都能把你换了,但孩子不会,你是她的唯一。 我觉得孩子填补了我很多东西。

02

保持职场与家庭的平衡?

不存在的

@Autumn,创始人,北京

女孩,未知

图片来源:本组 编辑供图

作为打着「职场妈妈」标签的写手,有过麦肯锡、亚马逊、互联网创业公司这些听上去不怎么轻松的职业经历,总会被问到:

请问如何保持职场与家庭的平衡?

现在呢? 现在我放弃寻找答案了。

在职场 vs. 养娃上,我反复过几个回合。

一开始养娃为重,保胎 4 个月,产假休足 9 个月。

假期再长,总还要回去上班,谁让你生出了一台碎钞机。

麦肯锡挺人道的,安排我上了让新妈妈的生活相对可控的项目。(所以这个项目上集中了 2 个孕妇、2 个泵奶妈妈)。

每天下午 3 点例会,我在北京、另一个泵奶妈妈在台北,准时各自关进小黑屋,脱下西装、解开衬衫、绑上泵奶器,开会泵奶两不耽误。 戴着耳麦,对着电脑,忽略自己脖子以下正在发生的事。

孩子一岁多断奶以后,我自认为已经非常 hands-on 地把养娃项目带上了正轨,团队(父母、老公、阿姨)集训磨合完毕,我又可以出去大杀四方了——从此只要把把方向、抓大放小,给客户(女儿)足够多的 face-time、维护好关系就行了。

于是我心情愉快地跳槽 + 转行。

可是呢,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项目、这个客户,她会变的!

她第一年上幼儿园十分顺利,饭量大、笑点低,属于比较讨喜的。

但是中班开学后的一天,小人儿从二楼教室噔噔噔跑到了大门口,对着门卫要求「警察叔叔带我去找妈妈」。

那一阵子,我父母和我公婆半年轮岗换人,我家阿姨膝盖受伤回去休养,我的出差正好变多,又赶上升中班换老师。

于是,我女儿的世界是——

我妈不见了!

我外婆不见了!

我阿姨不见了!

我老师也不见了!

出差在外的我,接到电话,当然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赶快买票回京。

打那以后,这个客户的优先级在我这里必须调高了。我这才算是进入养娃和工作排名不分先后的并轨操作。

当「如何兼顾」这个问题变得更为突出和明确以后,这个答案,我也基本肯定了。

嗯,这个平衡,不存在的。

不存在,因为我们追求的平衡,并非仅仅是时间与精力如何公平适当地分配,而是这种适当分配后,两边的结果都要依然很好。

那么,既然平衡是不存在的,我怎么办呢?总不能不过了。我只说一条吧,就是 把所有用来纠结的时间都省下来。

在工作中,带娃这个事情,逼着我这个半辈子从未学会「排优先级、抓大放小、授权团队」的人,不得不开始练习。不算坏事。

今年夏天,我早早安排了带妈妈和女儿去度假,临行前公司突然有全天的重要会议。 我没有取消休假,只是在湖光山色的酒店里,打了整整 9 个小时电话。

远程开会,效果多少打折;虽然休假,也没陪好小孩。我只是已经放弃了豁出去选择其中一边做到极致的姿势。代价总是有的,我只是接受了它。

夜深人静时,会议结束、娃也睡了,我跑到楼下大堂对着湖光山色喝了一杯。 明天还会降临,会还要开,娃还要醒,但这一杯先开开心心地喝下去。

03

决定转行公务员,

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