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医学院“奇葩”新生:退学重考为学医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18:08:30 中青在线 文章作者:王烨捷

   导语 :9月12日,上海交大医学院2016级新生开学典礼上,出现了一张 老交大人 面孔 2014级机动学院学生王明久。这个出生于1996年的男孩,比一般的2016级新生大了两岁多,他身穿学校向医学院新生统一发放的白袍,自豪地向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展示自己的 大学校服 。   这件 校服 的背面,印上了实验器皿的素描,上书一段赞美诗 人说爱情应当始终如一,你是我的恋人,我便矢志不渝身着白袍奋斗终生。   对王明久来说,用 恋人 来形容他对医学专业的喜爱,毫不夸张。2014年高考,王明久原本就想报考自己喜爱的医学专业,却在父母 苦口婆心 地劝说下,违背自己心愿,报考了上海交大机械与动力工程专业,成为一名交大国防生。   这对一个黑龙江男生而言,实在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事实上,无论从今后的就业前景、工资收入着眼,还是从个人发展方面着眼,对他来说,能在这个专业继续学业都是最佳选择。   但最佳选择,并不等于是最爱专业。一年后,王明久因为按捺不住内心想当医生的冲动,退学了。他决定,复读重考,目标仍旧是2014年高考时定下的方向 上海交大医学院。   彼时,医学专业的处境着实不怎么样。医生、护士被病人伤害的新闻层出不穷,很多医生都不赞成 医二代 子承父业。 收入不高,风险奇大 成为医生这个工种的代名词。   王明久自动屏蔽了这些信息。    我从小就看爷爷治病救人,从小就想当医生。 王明久的爷爷是一名老中医,儿时的他,经常要帮爷爷接待找上门来的病人和家属, 那些病人都很好,很少有吵架、不讲理的,更别说动手打人的了。   如今,略显紧张的医患关系,也成为王明久这个刚刚跨入医学院大门新生的 颠覆 目标。他觉得,世界上没有特别无理取闹的病人,如果有,那也许是医生也有一些态度不好的地方, 我想成为改善医患关系的一个践行者。   事实上,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今年进入上海交大医学院学习的新生,很多都像王明久一样,本身就是复读界或者高三界的一朵 奇葩 。   上海女孩陈心如,她所在的上海市风华中学,今年所有毕业生中只有她一人选择医学专业,而在她毕业前的若干年,这所学校也总共也只有一名学生考过医学专业。   报考医学专业那一天,她发现自己父母的对医生这个工作的理解,有了新的说辞。原本,因为表哥曾在交大附属瑞金医院剥离过胰腺肿瘤,外公也在同一所医院治疗过淋巴肿瘤,全家人都对医生抱有极大的好感,她听到最多的关于医生的讨论,都集中在 感谢医生、医生很棒 层面上。   但真到了女儿要报考医学专业时,母亲的观点发生了反转。 很苦 、 很累 、 读书很惨 、 收入很少 、 风险太大 等等,成为了对医生工作新的注解, 原来觉得医生什么都好,现在我要当医生,就什么都不好了。   母亲极力反对女儿的选择,她一方面心疼女儿吃苦,一方面列举各种送人听闻的医患矛盾极端案例 刺激 女儿。总之一句话,不能学医。   陈心如悄悄地拿出外公淋巴瘤的PET-CT报告和各种图像的片子,她告诉妈妈, 我想看懂这些报告。   9月12日的新生入学典礼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宁光院士的一席话,被她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医生并不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医生应该总是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有时去安慰。    我想学好技术,真正能为有需要的病人提高那几个百分点的治愈率。 陈心如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