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纪念父亲,这位杭州老人先捐超千万的书画、文献,又捐出280万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钱江晚报·小时记者 孙雯

10月30日下午,姜书凯先生在银行办理了一笔280万元的汇款。

“我打过去,他们马上就收到了,这个签约就生效了。”几天后,再说起这件事,姜书凯的语调里还是满满的兴奋,“明年年终,将给第一批获奖的学生颁奖,到时候我们家里人也会去参加。”

280万的事情,还得从10月22日说起。

那一天,杭州师范大学举行了一场名为“姜丹书艺术教育基金”的捐赠仪式,姜书凯向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人民币280万元,双方签订了《杭州师范大学“姜丹书艺术教育基金”捐赠协议书》。

杭州师范大学官网上的报道

这场捐赠仪式很低调,姜书凯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则杭州师范大学官网上的报道。

77岁的姜书凯是一位杭州老人,他的父亲是我国近现代杰出的艺术教育家、美术史论的开创者和手工设计艺术的提倡者姜丹书先生。

当然,很多年轻人对姜丹书这个名字,可能不太熟悉。

这么说吧,我们耳熟能详的书画名家,如潘天寿、丰子恺等,都是姜丹书在杭州师范大学的前身——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时期和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时期,曾与李叔同等名师一起教授的学生。

1957年,姜丹书七十三虚岁在无锡留影

最好的纪念

如果今年暑期你时常在浙江美术馆里转一转,就能看到姜丹书先生以及其师友的书画、文献展。

事实上,在这次展览开幕之前,姜书凯已经将这次展览上的423件书画、文献全部捐献给了浙江美术馆。因为这次捐献,国家给予姜书凯280万元的奖励。他又用这280万,在杭州师范大学开启了另一段与艺术教育相关的佳话。

对一个杭州市民家庭而言,280万不是个小数目。

但姜书凯说,这笔款项是父亲毕生的心血,他不想自己拿来消费。

“把他的心血转换成奖励,让他的名字可以永远流传下去,每年都会有人得到他的恩惠。这样,我父亲在天之灵也肯定是非常欣慰的。”

姜书凯说,父亲的艺术教育生涯长达50年,设立“姜丹书艺术教育基金”,用基金的利息,来奖励优秀的艺术类本科生和研究生,可以延续父亲的教育事业,这是他作为儿子对父亲最好的纪念。

姜书凯在家中翻看父亲姜丹书的著作

姜丹书一直记在心里的一句话,是孟子所以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其中,有他捐献书画文献资料的初衷。

“这批东西放在我家里,基本上是我一个人看,我也不会天天去拿出来看,偶尔有喜欢的书画人,或是画家来访,我会拿出来给他看,一般人我也不会拿出来。”

所以,姜书凯觉得,将它们捐赠给国家,将来就有机会跟广大爱好者见面,研究中国美术史的专家对近代的美术史料也可有据可查——“我父亲是第一代美术教师,他经历的很多事,包括他收藏的作品,里边都有故事。”

为什么捐献而不是拍卖

也有人跟姜书凯说,这批作品拿去拍卖,起码几千万起。

姜书凯当然知道:“一张潘天寿跟我父亲合作的书画,就不得了,是吧?”

但是,他不愿意这样做。

原因有二:一是自己没有什么抽烟喝酒的嗜好,不需要太多的钱;二是他不想把父亲毕生的心血流散到民间去,“一拍卖就全部分散了,全部到民间去了,最后作品在哪里也不知道。”

他的想法,得到了妻子和儿子的一致同意。

于是,2019年的上半年,他把很多时间都花在父亲的书画资料整理上。最后,他捐赠给浙江美术馆的423件作品,包括:姜丹书的书画作品30幅、姜丹书的师友和学生的书画作品47幅,以及姜丹书的著作、手稿、名人来信、文献,包括弘一大师出家前一天晚上为姜丹书母亲书写的《姜母强太夫人墓志铭》石碑和初拓片。其中涉及的名人,除了姜丹书本人,还有清道人、黄宾虹、郑午昌、陈师曾、潘天寿、丰子恺、徐志摩、郁达夫……

姜丹书1948年64岁生日在上海拍摄的合家欢

“这是它最好的归宿。”展览进行的那一个月里,姜书凯经常会去浙江美术馆看看。

“碰到熟悉的人,我就给他们讲讲,喜爱书画的杭州老百姓基本上都会来看,有一位年纪很大的观众,一个月来了六七次了。正是因为这次捐赠,才有了这样的观展盛况,我很感动,也非常欣慰。”

是的,姜书凯愿意给来访的每一个人讲讲自己的父亲。而他捐赠父亲的作品,并与杭州师范大学成立“姜丹书艺术教育基金”,也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父亲作为教师的一生,他在教育上的开创性做法,以及至今仍不过时的教育理念。

中国有了自己的美术教师

姜丹书生于1885年,原籍为江苏溧阳,寄籍杭州。

1907年,姜丹书考取南京两江师范学堂,在就读的七个学期里,他每个学期的课业考试,都是第一名,如他在年谱中所写——“未曾考过第二,故名声大噪”。

自然而然,1910年,姜丹书在南京两江师范学堂以“最优等生”的身份毕业。1911年春,按照当时的的学部规定,作为“最优等生”的姜丹书前往北京参加复试,五月发榜,姜丹书中师范科举人。

这时科举已经废除,为什么还有举人的说法?

“实际上相当于现在的硕士。”姜书凯说,这是为了和日本教育的一些说法相区别,“日本人叫学校,我们就叫学堂,日本人叫硕士、博士,虽然科举已经废除了,我们还是用举人、进士(留学生回国参加复试合格授予“进士”,相当于博士)。”

发榜之时,也是沿袭旧制,捷报在敲锣声中被送上门。这么大的阵仗,村民最开始以为失火了,得知原因后,一片欢腾。

姜丹书在母校的附属校中小学任教到七月,便受聘到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任图画手工教员。他是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现代美术方面的师资,在此之前,图画手工课都是由日本籍老师讲授。

姜书凯还记得,父亲生前曾经说过,自己很幸运,因为是第一代美术老师,才有机会教到潘天寿、丰子恺这样的学生。

那个时代,图画手工老师太少了,所以,姜丹书在杭州的教书生活非常繁忙。后来,浙江省立女子师范、杭州府中学堂,都请他去兼课。在杭州府中,他教到了一位后来非常著名的学生——徐志摩。

第一本美术史教科书

姜丹书对我国美术教育贡献很大的一本书,也在杭州写就。

辛亥革命以后,按照当时的美术教育大纲,规定学校要教美术史这门课。但是,因为师资和教科书暂不完备,规定可以“暂缺”。

“他感觉既然教学大纲里有这门课,我作为美术教师,应该要去教。”姜书凯说,父亲是个非常认真的人,他就边收集资料,边讲课,边慢慢补充修订,几年之后,就编纂出了《美术史》以及《美术史参考书》各一本。

姜丹书40多岁时摄

后来,部督学钱家治(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之父、曾任浙江两级师范教师)见到了姜丹书编纂的教科书,大为赞许。商务印书馆听闻,争取到出版的机会,经教育部审定,1917年,《美术史》面世。

翻开《美术史》,可以看到,它分中国美术史和西方美术史上下两篇,叙述建筑、雕刻、绘画、工艺美术历史的嬗变和各自的艺术特色——它是我国第一本美术史教科书。

这本《美术史》为很多学校的美术老师解了燃眉之急。包括上海美专在内的很多学校的相关的专业,全部都采用了这本书作为教材。

姜丹书摄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前排左起:姜丹书、吴茀之、宋寿昌

1924年,他应上海美专刘海粟的聘请,到上海美专去兼课。这一年的9月25日,雷峰塔倒了。无论是政局,还是各个学校,都变数频出。直到1928年国立西湖艺术院在西湖边创建,姜丹书被聘兼课,才开始了相对有规律的生活:每周往返沪杭,三天在国立西湖艺术院,三天在上海美专。

此时,姜丹书已经迁入了当时位于杭州西大街凤起桥河下的新居——丹枫红叶楼,这栋房子建于1923年。

“就在今天的江山弄26幢附近。”姜书凯说,1983年,丹枫红叶楼被拆除之前,姜书凯拍下了它最后的样子。

一辈子只做一个老师

姜书凯是姜丹书最小的儿子,他与父亲共同生活了20年。

说到父亲留给自己最大的财产,姜书凯觉得是父亲留给自己更多是一种精神,那就是一直在做一件事:搞艺术教育,研究学问,“一辈子做一个老师才是他的心愿”。

其实,姜丹书也有当官的机会。

1927年初,北伐军打到杭州,姜丹书的老友胡公冕担任北伐军前头部队的政治部主任,进驻杭州以后,胡公冕看望了姜丹书,并请他出任某个县的县长。

胡公冕为什么力邀请姜丹书?

因为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教书的的时候,姜丹书是美术老师,胡公冕是体育老师,两人当时非常要好,也谈得拢。

“我父亲说,我从政不行的,我也不想从政,我还是当我的美术老师。”姜书凯也曾做过一些假设,如果父亲从政,前途也会不错。也就是在这次整理信件时,姜书凯发现,有一封胡公冕1959年从北京写给姜丹书的信,写这封信的时候,胡公冕任国务院参事。

1983年5月姜丹书的画室丹枫红叶楼拆毁前的照片,此楼建成于1923年。

1958年,姜丹书从南京艺术学院退休,十月中,回到杭州老宅:丹枫红叶楼。在这里,他工作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天。

在姜丹书的自编年谱中,1961年的条目下,有这样记录:退休三年余,除参加省政协及美协浙江分会(筹)各项活动外,写了许多近现代艺术教育方面的史料及人物传记;将历年所作诗词稿,整理成四册(第六次整理)题目曰《丹枫红叶室诗稿》。

1991年,姜书凯将父亲的部分文字,整理成《姜丹书艺术教育杂著》一书,由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

这是一本沉甸甸的书——

100年前浙江的美术教育状况、发展,无数穿行期间的大师级人物,还有时代起伏中的各种细节,一一展现。

来源:钱江晚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