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数第一的逆袭之路》—专访驭景国际传媒CEO赵春雷 财经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导读:

  截止到2019年3月底,中国目前已建成和正在建设中的地铁城市已经达到了43座,全国目前每天有超过8000万人次在乘坐地铁,地铁因其准时高效的特性备受青睐,其承载量也远超家用汽车和公交车辆等,已成为穿梭于城市间所有交通工具中的首选。本文《倒数第一的逆袭之路》——专访中国地铁隧道媒体产业集团驭景国际传媒CEO赵春雷 。

  中新网电(记者 杨梓翊)截止到2019年3月底,中国目前已建成和正在建设中的地铁城市已经达到了43座,全国目前每天有超过8000万人次在乘坐地铁,地铁因其准时高效的特性备受青睐,其承载量也远超家用汽车和公交车辆等,已成为穿梭于城市间所有交通工具中的首选。而近些年来在北、上、广、深、杭州等一二线城市中的地铁隧道内出现了一种新型的高科技媒体,在列车启动后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它既可以播放静态海报,又可以播放动态视频,即可以播放搞笑剧,又可以展示公益宣传画,它的出现大大改善了以往单调的车厢环境,为枯燥无聊的乘客贡献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它就是高速移动成像技术。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倒数第一的逆袭之路》,类似这种逆袭的故事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已是屡见不鲜,而今天采访的这位企业家有与众不同之处。他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初中高中就读于河北省滦平县普通中学,这位从校园最后一排的垫底学生到社会实践中的创业精英,从物理成绩考16分到成为两项专利的发明人,从一败涂地负债累累的总经理到年销售额过亿的传媒大鳄,甚至还是一位青年书法家,这一路走来在他身上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去感受这位80后的创业者,中国地铁隧道媒体产业集团联合创始人驭景国际传媒首席执行官赵春雷先生传奇般的人生历程。

  记者:在来采访您之前我们对您的一些情况进行了了解,也找到了您的初中班主任张文革老师,得知您在上学期间成绩特别不好也经常倒数第一,能讲一讲您学生时代的趣事吗?

  赵春雷:学生时代的经历是我最难忘的,确实成绩不好,我父亲是首钢工人,因岗位多次调动我也多次转学,小学转过两次,初中转过四次,高中两次,和很多人同班同学过,现在很多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唯独初中的最后一所学校,我在那里上了完整的两年,初三也是从那里毕业的,对他们的感情最深。成绩不好可能是我确实比较笨尤其是英语,现在英语也不好,可能我天生没有语言天份吧,但让我印象最深的事不是发生在学校里,十四岁就离开北京去河北滦平县奶奶家读书,每个寒假暑假回北京看望父母,每次都是一个人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往返两地,尤其是去滦平下火车时已经凌晨十二点多了,车站到奶奶家有五六公里,都得自己徒步走回去,九十年代初那时候路边也没什么路灯,黑灯瞎火的还途径一个大桥,之所以提大桥是因为桥下是当地死刑犯执行枪决的地方,不过我走也得走不走也得有,没得选择,可能后来胆子比较大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吧。因为是北京孩子在外地上学没有学籍,家里一个亲戚刚好再县教育局,好说歹说让我上了县里的高中成功的成为了一名插班生,高中三年让我学会了怎样知道好歹,物理化学根本听不懂,化学老师曾说你永远不要说给我当过学生,那也不怪他,150满分我成功的蒙对了两道选择题得了6分,所以后来分班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文科,没想到这个被逼无奈的原则成就了我之后20多年来的知识取向,后来我发现自己原来真的喜欢历史,直至今日也喜欢看历史书历史资料,越原始的越专业的越爱不释手,因为户口在北京要回所在地参加高考,这一下我捡了个大便宜,四百零几分的成绩居然上大学了,后来到学校以后才知道,这个成绩我依旧是垫底,我同宿舍的兄弟都是外地考生,最差那位高考成绩也至少多我50分,但北京孩子有北京孩子的优势,学习不行除了学习以外的都行,乒乓球、足球、笛子、口琴、吉他、讲故事样样全班第一,倒数第一的成绩居然当了团支部书记,后来官运亨通,系学生会主席,校足球队队长,广播站主持人等等,基本上除了奖学金以外露脸的事都有我一份,这给我增加了强大的动力,很多年后都在津津乐道这些资本,学生时代一晃就过去了,总体来说是一个学习不好但人缘不错的同学!

  记者:我们知道您做过记者,这个和您之后的创业有什么联系吗?

  赵春雷:是直接关联。这个事还得从大学毕业前最后两个月说起,我之前说过我学习成绩很差但我的同学们可都不差,要不然我考试的时候抄谁的呀。。。我同宿舍的下铺临近毕业前找到了一份实习娱乐记者的工作,他在大食堂一起吃饭的时候当我面给韩红打电话,说约她下午去工作室聊演唱会前宣传的事,结果人家真答应了,我知道他在显摆我但不管怎样他确实做到了,这令我惊叹不已,我自认为那哥们除了学习成绩那都不如我,他怎么能当记者,他既然能当我也能。于是买了招聘的报纸查看招聘信息,只要是有聘用记者的单位我就投简历,我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肯定能当上记者,当不了我就一直投简历,怎么说我大小也是学生干部。当然结果自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被国家统计局下属《中国信息报》聘用为实习记者了,负责农业方面的采编,半年后中央电视台七频道需要几名实习记者,我就被社长推荐过去了,他推荐我的主要原因我猜应该不是我文笔好,我文笔本来也不好,可能是因为我比较会谈广告吧。

  因为是央视的记者,到那都比较受重视,采访对象也大多是社会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人,自然也就开阔了视野。一年后混的可以带新来的实习大学生了,感觉自己挺骄傲的。2005年初春之际,我遭遇了工作后最大的一次打击,再约好采访一位互联网界知名企业家时遭遇重挫,去之前就像你一样,我也了解了对方的一些情况,他和我同岁但当时已经在业内很出名,我和他约的下午两点我准时到达,不知道因为什么没出来让秘书告诉我等,我等了半小时还没出来,我就去问秘书,说是让我继续等,这次我等到了下午四点,他还没出来也没人理会我,再不说话我感觉我都给央视丢脸,我直接到他办公室敲门进去,发现他就一个人在那里,我问他几点可以开始采访,他说”没时间,你要愿意咱们再约吧,到时候你再来”我一句话都没说,扭头就走了,这个人十一年后我在一个论坛上又见到了他,他没认出我我也不想搭理他,但我知道他已经不如我了。

  这件事之后我得出了两个结论,什么无冕之王在企业家眼里什么都不是,而第二个结论就是我也要当企业家,我要当一个给媒体人争气的企业家。

  2005年是户外广告界大战来临之际,国内多家知名户外媒体机构重组并购,为最终确立江湖地位厉兵秣马,我是后生晚辈没有能力参与人家的大是大非,但在此之前我已经开始高度关注会户外广告了,在一次去超市的过程中我找到了未来的方向,我发现人在行走的过程中目光始终会注意地面,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出于安全考虑,超市中的地贴起到了很重要的引导购物的作用,这足以证明这种放在地面上的传播方法具备传媒价值,如果像分众那样用一个载体来规范这种传播方法,他就是一种横空出世的新媒体,超市、机场、地铁酒店等等公共场所都可以安装这种形式,这是地贴远远做不到的,因为这个江湖还没有主人,况且地贴存在很多问题,太容易弄脏画面,不容易更换,一旦翘起来还会拌到人尤其是老年人,会引发很严重的安全事故,不防火,不耐磨等等等等。经过两个月的内心挣扎后,我还是辞掉了央视实习记者的职务决定创业,2005年11月我注册了地广传媒,2006年底在尝试了无数次材料实验,结构实验后我发明了第一代地面载体,简单说就是一个类似油画框一样厚度为5毫米,四边倾斜角为30度,分为保护层、画面层、夜光指示层、防水层的一个外边长为98厘米的正方形结构,他可以实现容易更换画面、防水、耐磨、夜光指示、没有安全隐患、外观时尚高档等你能想到的所有要求,一个新的开始预示着一段新的人生经历。

  记者:被您说的我也想去创业了,我有种精彩故事马上就要登场的感觉,之前得知您这次创业为您带来了财富也使您负债累累,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这段历程吗?

  赵春雷:我这个专利是实用新型,需要一到两年的申请时间,但技术指标可以做到实践性应用了,在这期间花费了我做记者期间几乎所有的存款,意外来自于2007年,我找到了广州的一位天使投资人,同期与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器连锁机构达成合作,开始在他们各个门店安装地面载体,广告客户不断购买媒体位,资金回笼的很快,不到两年时间就创造了差不多1000万左右的利润,于是心里的膨胀已经不能自拔,但我离霉也越来越近,不停的和各大超市,连锁店等机构谈判安装,购买、生产载体,使资金链终于在2010年彻底崩溃,随之而来的就是连锁机构的资金进出手续发生了变化,采用之前广告款的支付方式加入不了他们的购买系统,账期越来越长,不得不在2011年春季宣布破产,而这个时候后已经资不抵债,盲目扩充的结果就是猝死,至今感慨万千,败的无话可说。沉寂了一个多月后决定继续融资,于是论技术含量讲,倒数第一的技术巧遇了世界第一的技术,自此被中国地铁隧道媒体集团收购加入地铁隧道媒体产业。

  这是一家充满科技感的传媒公司,高速移动成像技术早在2002年就开始着手研究,主要研发成员有六位其中四位是博士,两位硕士均出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其最初成像原理也非常简单,利用人的视觉残留原理,类似西洋镜一样,把分解开来的画面在移动过程中一帧一帧的拼凑在一起,但这样的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满足不了现代人的视觉感官效果了,互联网的发展自媒体时代的来临对传统媒体冲击很大,所以我们被并购后开始加入地铁隧道媒体新科技新理念的探讨,最终在2018年实现了高速移动3D影像效果,所以现在乘客乘坐地铁时可以看到裸眼3D效果的动态视频,值得骄傲的是这项技术目前世界第一,没有第二。

  记者:为中国制造加油的同时也为你们不懈的努力喝彩。

  赵春雷:谢谢

  记者:您的好几位朋友都提到过您多才多艺,会水墨画尤其擅长书法是青年书法家,并且还曾独自骑行过西藏,是这样吗?

  赵春雷:2016年,我们接到北京市政府的通知,要求各传媒机构拿出一定媒体资源来针对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进行公益文化宣传,我们经过多次探讨决定把这项公益事业长期做下去,完成政府要求的同时加深加大对传统国学文化的宣传力度,并且不局限于仅在北京播放,要在全国有我们媒体的每个城市播放国学文化公益宣传片,书画是文化的代表,所以我们把方向锁定在书法作品和国画这两项上。科技型的传媒公司聚集的一定是科技人才和传媒人才,可是缺少艺术家,对艺术品的鉴赏能力也确实是强弩之末。由于这个项目由我发起所以必然由我来运营并执行。我之前并不怎么接触艺术家,对艺术圈了解少之又少,便开始自学一些基础知识,后来才知道这个圈子太乱了,以次充好,以假乱真,动不动就艺术家,没说几句就全国第一的大有人在,因为我们播放的画面全国每天要有数以千万计的乘客看到,我们之所以能号称地铁央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我要对播出的每一幅画面负责任,为了确保媒体播放出的每一幅书画作品都是高品质的,不得不在这三年来拜名师访高人,我只是个初学者,也许五十年后能成艺术家,但至少还要再等五十年。

  至于当年独自骑行去西藏的事确实令人感慨万千,到今天我还都是每年去一趟西藏,不过之后都不是骑自行车了,我到不是个信佛的人但冥冥中被无形的感化着。那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地方,2018年6月当我再次进藏站在措那湖边的时候,我预感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葬在湖边。而当年骑行去是因为生意受到重挫,心情跌到最低谷,我要不通过一件事极限挑战一次自己,我想我很难过那个坎,意想不到的是那次骑行让我感受到了信仰以及信念的至高无上。我分享一个小故事,109国道青藏线路段最高点在唐古拉山山口海拔为5320,这个地方虽说通了公路但寸草不生,气候变化无常,基本上算是死亡地带,每年都有因高原缺氧倒在上面的人,而我当年穿越这个地方的时候在唐古拉山口附近的公路旁边不远处看到过一具身穿藏袍趴在地上死去的尸体,他的双臂是伸展开的,手上还套着一双布鞋,身上背着个布包,安安静静的趴在那里,他再也起不来了,但他死在了信仰的路上,坚持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没有放弃自己定下的方向,也许这就是不抛弃不放弃吧,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那一幕总会出现在我眼前,激励我勇敢面对努力前行,今天这个题目是咱们商量定下来的,我之所以也愿意用这个题目就是想说出那句埋在心里多年的话,不管你曾经是不是倒数第一他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在未来你还有可能继续倒数第一,但也有可能是第一。

(免责声明:中国青年网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zer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