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仁和区福田镇党员:抗洪救灾中“傻傻的忘了自己的家” 四川频道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人民网成都9月30日电 在攀枝花特大暴雨灾害发生后的9月28日凌晨,又一轮暴雨袭击了仁和区,仁和区的福田镇的金龟村、塘坝村、务子田村和金台子村,均发生了较大的灾害,山体滑坡,公路阻断,桥梁被淹,房屋进水受损甚至倒塌,转移的群众有200余人。

在洪灾发生后,福田镇的党员在第一时间积极参与抗洪救灾,冲锋在前,担当在前,转移群众、开闸放水、抢修公路、架设水管……党员把村组的公事和群众家的救灾急事放在心上,唯独“忘了自己的家”该如何救灾。

“下午,我家屋后垮下来的堡坎就将疏通了,村上组织了十多名党员轮流干活,我心里挺感激他们。”29日中午,务子田村务子田组的何国勇激动地说。

“他是残疾人,还患有癫痫病,家里平时就他一个人,儿子在外读书。如果不帮他排除险情,他的房子就会垮。”忙着干活的54岁的党员郭辅强说。其实,郭辅强刚从医院出来,身体还有待恢复,家里也受了灾。但是,他依然来参加救灾工作。

党员在抗洪救灾中“忘了自己的家”,究竟傻不傻?

对于这一问题,务子田村的党员张孟华是这样说的:“我觉得不傻,关键时刻党员就该在行动上和普通群众有所不同,党员不带头干急难险重的救灾工作,不帮助困难群众救灾,那党又怎能团结群众一起来战胜灾害呢?”

“在基层,我们党员就该用行动来凝聚民心!”张孟华说。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在他家里,有30亩芒果地被冲毁,他家劳动力也差,29日,他家父亲就一个人忙着疏通自家屋前屋后的排水沟,挖出被洪水掩埋了还能救活的芒果树。而张孟华在干啥呢?他在和村上的十来名党员一起,忙着抢修村上的公路。

“我们原镇党委书记罗兴荣,71岁了,在28日早上,就租了一辆车,急急忙忙赶到镇政府,道路不通,他就走路,到各村查看灾情,指导救灾。其实他老伴儿患有骨质增生和心脏病已经多年,更需要他照顾。”镇党委书记王坤华谈起老书记,很是感激。

30日早上八点,罗兴荣就已经在金龟村的羊坪庄组指导打通公路。“早上六点,我就起床了,现在路很滑,挖掘机不好作业,昨天下午还差点儿翻了!”71岁的他,在救灾事情上很上心。

在羊坪庄组组织抢修公路的党员、副镇长牛朝金说:“老罗对这些路、桥,都有感情,一些主公路还是他当年主持修建的。他退休了还舍小家顾大家,着实令人感动。”其实,牛朝金也不容易,在一个月前,他的脚意外受伤,但他拄着拐杖在28日凌晨4点就出门,开始组织抢修公路。没有帐篷,他就以车为床。吃的也全是方便面。

“老罗的‘傻’,是我们当前所有的党员都应该学习的。这种‘傻’,是一种担当、一种奉献。没有这种‘傻’,群众就和党员不是一条心。”金龟村的党支部书记胡洪福这样理解党员在抗洪救灾中“忘了自己的家”的这种“傻劲儿”。从28日凌晨起,胡洪福就带领党员忙着转移群众,忙着抢修公路,忙着帮群众疏通屋后的排水沟……

胡洪福说:“我们村,党员家家都不同程度地受灾,但是只要有力气的党员,都在第一时间参加了‘抗洪救灾突击队’,自己的家都来不及管。”

29日下午六点,在金龟村灾民安置点,80岁的老太婆周义芳,端着有肉的饭碗吃得很香。她说:“我从没看见过这么大的雨,昨天和今天早上,吃的都是方便面,还是饭好吃啊!”

但她吃的饭,来得并不容易。29日凌晨5点,党员陈思琼就起床,和先前就约好了的几个姐妹,为安置点30多名灾民和20多名参加抗洪救灾的党员、群众准备一天的午饭和晚饭。

“我们家都受了灾,但是我们愿意听陈姐的,一早就来煮饭,因为陈姐都舍得不管自己的家,我们也该向她学习。我们几个人的老公,都在村上忙着抢修公路。”在安置点旁边一农户的家里,同陈思琼一起煮饭的几个妇女这样说。

“我如果没有这种‘傻劲儿’,她们几个是不会来同我一起为这50多个人煮饭的。”陈思琼说。

“我们不傻,我们的‘傻’,是为了让更多的群众参与到抗洪救灾中来,重建我们的美好家园!”塘坝村的党支部书记李富明这样说。

是啊,抗洪救灾,重建美好家园,怎能离开这些“傻傻地忘了自己的家”的党员呢!这种傻,垒起来的、挺起来的,是抗洪救灾的“主心骨”。(滕德银)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