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爆棚的这些杭州老浴室你爱吗,家附近有吗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黄莺/文 张迪/摄

“爷儿们洗澡是件大事,单单说起洗澡,这只是个动词,而要是谈起去浴室洗澡,那可是有着丰富的含义:泡澡、洗澡、搓澡、敲背敲腿、修剪指甲到睡觉聊天……”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上海摄影师陆宇清,曾这样说起去浴室洗澡的事。

一直以为搓澡泡澡堂子是北方大老爷们最爱干的事,直到跑了杭州目前剩下为数不多的老澡堂,小编才知道原来老杭州也是超爱泡澡。

街头巷尾越来越少的“大澡堂”里有另一个热气腾腾的冬天。

谁爱来这里,爱这里的什么感觉?

这两天,我们按着老客们的指点,找到了杭州市中心为数不多的几个平价浴室之一,国货路的湖滨浴室和皮市巷的永宁浴室,一个开了十七八年,另一个也开了七八年了。

●两家浴室的价格今年都微涨

铁粉们执着,依旧从大老大远赶来

澡堂子里的热气,在售票窗口就能感觉到了,湖滨浴室里一口流利杭州话的凌大姐就像电影里那些人物,上身穿着厚实的睡衣,光脚踩着拖鞋,腿上是条薄薄的七分裤,一开口就热络得不行。

凌大姐在湖滨浴室服务了17个年头。

“老杭州超爱泡澡的,我们早上9点半开门,9点不到就有人来排队了,就等着泡早上的头一口水。”凌大姐说,湖滨浴室10月8日开门,5月8日准时关门。关门5个月,12月、1月、2月是旺季,其他几个月是淡季。来这里洗澡的都是老客,不少人国庆长假一结束,就给老板老庄打电话打听今年还开不开门。

“眼下的12月是旺季,早上9点半开门,晚上10点半关门,人都多的。现在城中村改造,老浴室都拆了好多,丁桥、三墩、临平、萧山都有人大老远的跑我们这里来洗澡。”

△湖滨浴室价目表

而今年,因为房租、人工、水电等,湖滨浴室和永宁浴室两家浴室也都涨了价,洗澡的价格也从20涨到了23元,男士擦背需要15元,女士12元。

“男的有大池,泡个澡,都喜欢擦个背,需求旺一点,所以价格也高一点。”永宁浴室的搓澡工老魏说。

△永宁浴室价目表

飘散着淡淡水汽的澡堂外间,镜子都是模糊不清的,有点迷迷蒙蒙的古旧感。

电影里才有的感觉,在洗澡票上体现得最明显——彩色的洗澡票,上面的价格还有手改的痕迹,“好多年前,一下子印了几千本,价格变了,也舍不得丢,手写改改价就好了。”老魏说。

△永宁浴室还在用传统老票据

●早八点半就有人等开门

早十点的大浴池里已挤满了人

记者在澡堂门口待了20多分钟,进进出出的人就有10多位。

问他们这样的老浴室哪里有吸引力,大伙都是呵呵一笑,表情极其相似的描述着“大浴室的好,你不懂的。”

在湖滨浴室门口,记者碰到了住在凤起路上的孙阿姨。阿姨说:“我家浴室就十多个平方,条件不错的,但是我就喜欢来这里,一周一次,一次不落的,搓背什么做个全套,家里哪有这个感觉。”

在青年路上上班的姚女士说自己洗惯了大浴室。

“高中时每周六都会约同学去平海路上的平海池洗澡,那会要等两个小时才能洗上澡,现在方便多了,午休时候来洗个澡,下午真是神清气爽,人都像轻了几斤的感觉。”

住在附近社区的毛大伯今年68岁,是湖滨浴室的常客,他正在后悔来晚了:“每年11月底,我就到浴室来报到了,现在12月底,早上10点钟20平方米的大池子挤满了人,我想下去泡一泡都找不到地方,只能冲一冲、搓个背就走了,下次还得再早半小时,得泡上早上的头一锅水呀。”

从半山赶过来洗澡的杜先生是永宁浴室的忠实粉丝:“搓澡是干搓的,搓得你皮肤发红,又不痛,然后一瓢热水浇在身上,真是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就像夏天很热的时候,咕咚咕咚喝了一杯子冰水下去,爽得很。”

△永宁浴室的澡堂

●小时候爸爸带着来泡澡

大澡堂子里的时间可以很慢

喜欢泡大澡堂子,除了喜欢搓澡,人们更看重的也许是,在腾腾水蒸汽里弥漫的天伦情和人情味。

澡堂的工作人员说,常常能看到中年儿子扶着年老父亲,或者头发花白的女儿带着拄拐杖的母亲来洗澡。

“我小的时候,就是爸爸带着我去澡堂洗澡的。后来他80多岁了,我们也说不上谁带着谁,每周都来澡堂洗个澡。”毛大伯说,他从小就跟着父亲来大浴室洗澡,“我还记得我爸爸背上有很长一条的伤痕,是子弹打的,那是我最深刻的关于我爸爸是英雄的记忆。”

现在毛大伯会带着十多岁的外孙来洗澡,“就像是个传承一样,也是习惯。”

“洗好澡,在躺椅上躺一躺,说说话,很高兴的。”毛大伯说,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可以说几句,从国家大事,到杭州的热门话题,或者身边的小事,在大澡堂子里时光可以很慢,大家可以热热闹闹聊:“每次洗好澡,都很开心,有点像泡茶馆。”

△湖滨浴室,有老人拄着拐杖来泡澡

“前两天,我们这里有个老客洗好澡来和我们打商量,她妈妈100岁了,想过两天带她来洗澡,但是老人家已经没法爬楼梯了,要我们背上去。”湖滨浴室的凌大姐说,这个老人如果来洗澡,就是浴室里年纪最大的一位,“现在我接待的客人里,年纪最大的是96岁。”

凌大姐17年在湖滨浴室的时光里,关于澡堂子的故事很多很多:“有对住滨江的夫妻,晚上坐公交来洗澡,洗好澡两人在附近荡荡吃个面再回去,就跟约会一样。”

●澡堂里的搓澡工打着赤膊

忙起来常常好多天不出浴室门

洗澡的人贪恋澡堂里放松的感觉,对于澡堂里工作的搓澡工来说,这样几乎全天泡在浴室里打着赤膊出着汗的生活,又是怎样的。

△湖滨浴室的澡堂

老庄,48岁,是湖滨浴室的搓澡工,和浴室的庄老板是同村人,都来自江苏镇江,浴室才开张就在这里工作了。他说:“生意好的时候,从早忙到晚的,搓背的人要排队的,饭点也不空的,大家轮流吃饭。”晚上10点半,店里打烊了,他们才能歇一歇,有时候累得靠着座椅就能睡着,“现在比以前条件好,手机和家里人随时能说上话,原来没有手机,忙起来好几天都没法联系家里。”

几个月都呆在浴室里,闷不闷?

老庄摇摇头:“老客都会和你聊天的,听他们聊天也有趣,一天里有啥大事我都知道的。”

浴室一般都只开大半年,关店的几个月,澡堂里的工人去哪里?

永宁澡堂的搓澡工王先生和杨女士是一对夫妻,来自台州,从澡堂开张他们就在这里工作。对他们来说,浴室的安排正好:“5月到10月浴室关门的时候,我们正好回家管果树,家里还有杨梅、桃子,也忙得很。”

△永宁浴室

这样热闹的平价澡堂,在杭州是越来越少了。

从景芳坐公交到永宁浴室来洗澡的一位老师傅说,“我每年冬天都担心,今年会不会找不到便宜又好的老浴室了。大浴场随便洗个澡都要100多,这个心痛钱不说,也找不到老杭州的烟火气了。这样的浴室呀,总要留几间的。”

如果您家周边,还有这样平价的小浴室推荐,不妨拨打钱江晚报热线电话96068转1告诉我们,我们看能不能做一张平价浴室小地图,让好这一口的人继续有个热气腾腾的冬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