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邮研究生自焚,其导师的谩骂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淮南师范学院教务处_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务处_大连大学教务处海洋
阅读模式

南京邮电大学2020年1月5日发布情况通报称,2019年12月26日晨,学校发现材料学院一名2017级研究生意外死亡。有网友爆料称,死者名为谭某,是在学校实验室的一场火灾中死亡。其被导师张某“谩骂压榨、人格侮辱、不让考六级、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承诺书延期毕业”,因而选择结束生命。

悲剧发生时后,在社会上起了轩然大波,有人在批判这个研究生老师没有师德,有人在批判中国教育的失败,有人在说现在的学生心理承受能力太差,有人说是这个社会病了……

目前,案发实验室已封闭,涉事老师也已被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但是谭大伟再也回来不来了。

我不能理解:他在和其导师发生冲突时,为什么不选择离开?因为据报道有些同学带了一个月觉得不合适就离开了。他为什么不对学校举报他的老师,难道只是因为媒体猜测的因为学校没有合适举报途径。他长时间的受其导师压榨有没有和自己的亲朋好友提过?

后来我又把新闻报道反复看了几遍,我又突然理解他了。 潘大伟家境贫寒,据他同宿舍的同学介绍,谭大伟很少去学校食堂买菜吃。为了省钱,谭大伟常常在宿舍吃清水挂面。为了下饭,他还自己在宿舍种了蒜苗,每次吃挂面时摘一点当菜吃。谭大伟本是父母双亲一生的希望和寄托。他曾经打算研究生毕业后去攻读北京大学的博士。

因为同样出生农村的我深深地知道一个家境贫寒的农村孩子一步步考上南京邮电研究生,中间他到底需要克服了多少困难。他的父母从小给他灌输的思想就是“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能走出农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因为这也是我母亲在我上学时最常给我说的话。

他一定从小到大是一个非常听老师话的乖孩子,因为也是是农村父母能讲的为数不多的道理:“到学校要听老师的话,老师越喜欢你,才会越给你讲更多的知识。”所以他惯性思维下老师的话对他就是圣旨,没有勇气去反抗老师,哪怕他知道老师是错的。

他也一定很孝顺父母的孩子,他为了减小父母压力经常吃开水煮面条,阳台种蒜苗当菜。因为他知道他的父母有多不容易。

他也能也是一个自尊到有点自卑点的孩子,他的朋友不多,心里有话不知道找谁去诉说。他也没有办法给他的父母说,因为他知道远在农村的父母帮不了他。

他对未来的生活一定有美好的幻想,研究生毕业就可以逃离这个让他恐惧的老师。去找一个好的工作,多赚一些钱,让父母过得好一点。可能还想过去找一个喜欢的女孩结婚,生一个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这一切都在其老师要求谭某签订延迟毕业承诺书时,他一下崩溃了,成了压死骆驼最后的一根稻草。他可以忍受老师的谩骂、压迫;他可以忍受贫穷,每天除白水煮面条;他可以然后没有朋友的孤独;甚至可以忍受他的导师不给他改论文;老师对他罚款;但是他忍受不了没有希望,无限期推迟毕业就是无限期的剥夺了他对生活的最后一点希望。可以想象他当时一定比他的母亲在他自焚的实验室哭泣时更无助。所以他崩溃了,彻底对这个世界失去了信心。他在实验室自焚,可能他从没有想过去报复这个世界,去报复他的老师。可能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父母,也可能他的本意是制造一个意外死亡的假象,能让父母得到一点赔偿金。

他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可是他遇到了一个不善良的老师。善良无错,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不善良。愿天堂没有坏人,愿他学会如何面对不善良,愿他的善良能有些锋芒。

猜你喜欢